35选7开奖结果查询:485 爸爸为什么总是咬你?(4)

作者:清风恋飘雪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福彩35选7 www.t2jr.com.cn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雪鹰领主、大主宰、修仙狂少、不朽凡人、元尊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福彩35选7 www.t2jr.com.cn】,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刘敬元离婚了,可是她有什么要跟穆熠宸解释的?又不是她叫刘敬元离婚的!

    钦慕心里不痛快,回到房间后看到穆熠宸正坐在沙发里看手机,便走了过去,有点执拗的,一屁股坐在他身边,半个字也没说。

    穆熠宸盯着手机的眼终于舍得移开,转过去看着旁边的女人。

    “还在跟妈生气?”

    穆熠宸低声问她。

    “我干嘛跟妈生气?我是跟自己生气,怎么说都是错!”

    钦慕生气自己怎么都哄不好冯芳华,她有阵子觉得自己跟冯芳华已经打成一片了的,可是今天,她再次觉得,那完全是自己一厢情愿的错觉。

    “妈是什么人咱们都很了解,她那张嘴说的,未必是心里想的,你应该知道的,嗯?”

    穆熠宸一只手握着手机,一只手搂住她,将她圈在怀里解释着,安慰着。

    “嗯!你们微信群里在聊什么?”

    钦慕只是无意的一个眼神,看到他开着的微信群里,一条条信息弹的特别快,好像是,关于刘敬元的问题。

    江之远竟然还要穆熠宸小心被挖墙脚,钦慕看后忍不住生气,不等穆熠宸回答,她拿过穆熠宸的手机点开语音:“远哥你这样做实在是不厚道吧?忘了以前我怎么帮你追安楠了?”

    不到十秒,微信群里突然一点动静也没有了。

    钦慕把手机扔在一边,有点委屈巴巴的看向穆熠宸。

    穆熠宸也看着她,不过比起她的眼神,穆熠宸的眼神实在是太温柔,太宽慰。

    钦慕看他那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转身就扑了上去,骑在他腿上,两只手捏着他的肩膀哼哼起来:“我不管,我就是不高兴嘛!他们凭什么那么说?我是能被人挖墙脚的嘛!”

    “你当然不是!你这性子,刘敬元就算是挖了去也吃不消的!”

    穆熠宸看着这个在自己身上倔强不已的小女子,心里无限柔软,抬手轻轻地握着她细瘦的小蛮腰,柔声说笑。

    “哈!穆总这话的意思,我听着怎么像是等着人家来挖呢?”

    钦慕推了他的肩膀一下,恼羞成怒的皱着眉头盯着他质问了一声。

    “穆太太,你这样质疑你老公对你的感情,就不怕你老公伤心吗?”

    穆熠宸的幽深的眼神里含情脉脉,声音里又无限温柔,那么不缓不慢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从嘴里倾泻出来,那么的动听。

    钦慕心里仿佛被针给扎了下,疼的她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本来就心情差的要死,一下子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了。

    穆熠宸两手搂着她的腰站了起来,钦慕条件反射的将腿攀在他结实的腰杆上,然后随着他到了床边,被他轻轻地放在了大床中央,压下。

    “那会儿我在书房,妈回来后跟你聊什么了?”

    穆熠宸压着她柔若无骨的娇躯,双手轻轻地抚着她,轻声问道。

    钦慕看着穆熠宸的眼,突然就说不出半个谎话来,可是也不想告诉他那会儿跟冯芳华聊的内容,于是就不说话,只是看着他那性感的薄唇,忍不住抬起手来,捧着他的脸,像个幼稚的,不成熟的大女孩,倔强的吻上他的唇,一下又一下的,越来越重。

    她还想撬开穆熠宸的嘴,只是她那小舌完全不行,还是穆熠宸反被动为主动的将她给制服,轻易的。

    钦慕后来气喘吁吁的,被他压在床上折腾了半天后,才持宠而娇:“你讨厌死了!总是惹我不开心!”

    “我这样还叫惹你不开心?嗯?嗯?”

    穆熠宸压着她,一下下的,一边撩着她一边问,想着她刚刚叫的那么动听,他的心都被她叫酥了。

    “嗯!不要了!不要动!”

    钦慕双手用力摁着他的腰上,他要是再继续下去,她真的就要完蛋了。

    穆熠宸邪魅的眼神盯着她粉粉的脸上,脖颈,然后低头又在她颈上咬下去。

    钦慕仰着头,伸长着玉劲,在被他折磨死之前,双手紧紧地抓住了身下的床单,咬住自己的大半片软唇。

    “我的小宝贝,嗯!”

    穆熠宸又轻轻地推送,看着她那样子,他含住她漂亮的下巴,在她那美妙的下巴上亲吻着,辗转着。

    时光在悄悄地流逝,他们正在越来越快的途中,不可自拔。

    房间里渐渐地,所有的声音都被悄悄克制,只听到女人柔柔的,发颤的,低吟!

    后来,很深很深的夜里,钦慕终于可以舒服的躺在穆熠宸的怀里,然后低声问出自己的疑惑:“穆熠宸,因为简俨你跟我吵架我能理解,但是你不会因为刘敬元跟我冷战吧?”

    钦慕问完后抬起眼来看着他,特别认真的。

    “看来在你心里,你老公已经是那种超级爱冷战的类型了!”

    穆熠宸低着眉眼看着她,满是宠溺的。

    “这能怨我么?还不是你做的太到位!”

    钦慕嘟囔了一声,又垂下眸子,趴在他胸膛感受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穆熠宸轻笑了下,轻轻地搂着她的后背:“这件事,我肯定不会!”

    并不是每个男人都有像是简俨那种能力,叫他害怕。

    钦慕偷偷抬眼看他,发现他在笑,笑的极为妖孽,钦慕不自觉的就整张脸开始发烫,被他看的有点不自在起来,但是,好像是对他太过崇拜,才会这样。

    ——

    第二天上午,钦慕带着橙橙去了店里,这是一年中最为冷清的日子,店里的客人十根手指头数的过来。

    王丽见了她后也很开心,跟她打招呼的时候忍不住一直盯着橙橙看:“你们家小帅哥越来越有范了哦!嗨!小帅哥你好??!”

    “阿姨好!”

    橙橙被王丽看的,有点羞答答的,不敢看王丽,看着别处跟王丽打了声招呼。

    钦慕低着头看着橙橙那样子,忍不住轻叹了一声,心想这小子难得也会害羞。

    “妈妈,我好无聊!”

    钦慕正在跟王丽谈工作,过了没多久,橙橙抬眼看着钦慕,闷闷地对钦慕说了声。

    “等下我带你去逛街了,你去那边坐回儿,等我!”

    钦慕手里捧着一个小本本,低头看了儿子一眼,说道。

    “哦!”

    橙橙无聊的自己做到沙发那里去,然后看着桌上的宣传彩页,便随手扯了两张,然后跪在沙发里开始折纸飞机。

    等钦慕跟王丽谈完事情,刚一转头,就一个纸飞机从她眼前飞过,像是一下子穿越到了小时候,很是不真实的感觉。

    “我们小帅哥还会折纸飞机呢,好厉害哦!”

    王丽弯下身子捡起掉在地上的飞机,跟橙橙说着,向着橙橙走去。

    “我姐姐教我的,她还会折火箭呢!”

    橙橙慢声细语的对王丽说道。

    “是么?原来橙橙的姐姐也这么厉害,橙橙的姐姐叫欢欢对不对?”

    王丽跟橙橙聊起天来,橙橙觉得王丽很友善,又很漂亮,他难得见短头发的女人,总觉得短头发的女人很特别。

    “嗯!”

    钦慕在旁边站了会儿,静静地听着,也发现她儿子对短头发的女人好像格外的有耐心,不自觉的有点小失落,难得她要去剪短了头发,博得她儿子的欢心?

    就是不知道穆总接不接受。

    钦慕后来领着橙橙在附近的一家饮品店坐下,点了两杯橙汁,一人一杯,她原本以为他们可以在里面静静地坐着喝完一整杯橙汁,结果没两分钟她儿子就从沙发里爬下去,去了另一边,靠墙的位置是一个超大的置物架,上面很多奇奇怪怪的小玩意,还有个变形金刚,像是店主特别收藏的,挺珍贵的类型。

    店主给客人做好喝的之后一抬眼就看到了橙橙那个小不点在玩他的变形金刚,皱了皱眉头,但是看向旁边位子上坐着的女人的侧影,他又低头去算账了。

    “你小心点,别给人跌坏了!”

    钦慕拿着吸管转来转去的,对橙橙小声说了句。

    “嗯!”

    橙橙直接抱着变形金刚到了他们的桌子上去,坐在沙发里玩了起来,钦慕……

    钦慕又转头看向吧台那边,店主只是对她笑了笑,用眼神跟手势提醒她让橙橙小心别弄坏了而已,钦慕感激的对他笑了笑,便专注的盯着儿子玩了。

    说来也奇怪,其实他们时装店在这边开了这么久了,她也知道这家店在这里,但是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进来坐着喝饮料,还是托了她儿子的福呢,她不想带着橙橙东跑西跑的,想想都觉得累,不过等下她约了赫连好带着她儿子一起去吃午饭,然后下午去游乐园。

    至于上午嘛,钦慕就想在这家饮品店里度过了。

    “穆程阳,我们家那么多变形金刚!”

    “可是跟你在一起又不能做别的事情!”

    钦慕看橙橙玩的那么认真,忍不住对他说了句,岂止,这小子竟然也有别的想法,那幽怨的小眼神,分明是在怨妈妈不带他去别的地方玩,他是处于无聊才勉强在这里玩别人的变形金刚。

    “中午你小好阿姨下班就会带哥哥来陪你了,我们在这里等一等嘛!外面怪冷!”

    钦慕编着借口。

    “妈妈你多喝点果汁吧,不用管我!把我这杯也给你!”

    橙橙把自己的橙汁也推向钦慕,然后继续认真玩变形金刚。

    钦慕……

    为嘛她觉得被自己儿子给嫌弃了呢?

    “妈妈,我是怕你无聊!”

    橙橙想了想,又抬眼看着钦慕,特别关爱的眼神看着钦慕对钦慕解释。

    钦慕……

    顿时心内生起一种,自己好像是孤寡老人,在被关爱的感觉。

    不知道怎么的,她就笑了下,橙汁她也不会多喝,不过却靠在沙发里拿出手机来玩,偶尔偷偷地拍下穆程阳玩的模样,穆程阳认真的时候……

    嗯!像极了他父亲工作的时候呐!

    穆熠宸已经开始上班,正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手机上收到一条微信图片看,看到是老婆大人发过来,立即放下手里的文件拿起来看手机,当看到是他儿子在玩别人家的东西之后,穆熠宸不自觉的被那小子给吸引。

    他们俩鲜少这样发微信,发孩子们的照片给对方。

    穆熠宸心里觉得有些不真实,像是一场梦一样。

    他什么时候有的儿子,而且他儿子看上去,好像还,很不错。

    好像只是回回头的时间,钦慕就已经回来这么多年,在他身边任他折磨着,给他生儿育女了。

    穆熠宸手肘抵着桌沿,双手举着手机给穆太太回过去:“在哪里?”

    穆太太:“时装店旁边的饮品店!环境还不错!”

    穆熠宸:“看上去还不错,给儿子买的新玩具?”

    穆太太:“哪有?这是人家饮品店的,他嫌无聊便抱了过来玩,亏得老板认识我们,也就没管?!?br />
    穆熠宸:“嗯!那以后多去照顾生意!”

    穆太太:“穆总说怎样就怎样啦!”

    穆熠宸笑了笑,放下手机后继续看文件,钦慕便喝了口橙汁,没有加糖,有点酸。

    秦逸从楼下拿了材料到顶楼,抬眼先看到的是总裁办公室旁边的秘书办公区,他老婆正在认真办公。

    溪梦听到声音,抬眼看到的也是自己的老公,不过她兴致乏乏的,低着头又认真工作。

    “每回在楼顶见到我,就没见你迎接过!”

    秦逸走过去,地上抱怨。

    “这里是办公的地方,我怎么迎接你?”

    溪梦抬起眼看着他,说的让他一点刺都挑不出来。

    “那回家你就会迎接了?”

    秦逸抱着幻想。

    “哼哼!其实秦特助也可以迎接你的太太嘛!”

    溪梦笑笑,好心的提醒他。

    秦逸无奈的叹了声:“我对你还能有什么期望吗?”

    “有??!哪天我高兴了,就迎迎你!”

    溪梦对他说着,不过低着头工作起来,一眼也不再看他。

    “穆总在吧?”

    “嗯!”

    秦逸抬抬眼,看了看办公室的门,然后走了过去敲了敲就自己打开了。

    穆熠宸刚刚看完一份文件,手一松,文件准确无误的落在桌上,他站在前面转身,寡淡的眼神看着秦逸。

    “中午一块吃饭?”

    秦逸问了声,顺便把材料给他:“这份你看一下,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让下面执行了!”

    “嗯!”

    穆熠宸答应着,又接过他的材料认真看起来。

    “你这声嗯是答应我吃饭,还是答应看材料?”

    秦逸不太理解的,自己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自在的一只手搭在椅背,一只手轻压着扶手上,仰着头看认真看材料的穆熠宸。

    “都是!”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告诉他,还是站在办公桌后面。

    “唉!真无聊,溪梦也不理我,你也懒得搭理我,开年这么早就上班就算了,本想工作起来会有点乐趣,没想到一点乐趣没有?!?br />
    秦逸叹了声,抱怨着。

    “这么早就对生活失去兴趣了?你可别想不开??!”

    穆熠宸抬了抬眼看他一眼,那幽暗的眼神,叫看了的人更是生无可恋,只不过秦逸生无可恋后竟然笑了下。

    “我们小慕妹妹在做什么?好久没见着她了!”

    秦逸问了声。

    想当年钦慕刚回来,穆熠宸要跟钦慕在一起,最先反对的,也是秦逸。

    可是现在嘛……

    “她在带孩子!”

    穆熠宸淡淡的一声,那种像是很家常的事情。

    只是听了的人有点不敢置信。

    “钦慕在带孩子?她什么时候成了带孩子的人了?没有抱着她的设计图纸闭门思过?”

    穆熠宸抬了抬眼看他,对他这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情,表示可以理解。

    毕竟,这几年,论工作狂,那溪梦绝对在办公大楼数一号,也就是,溪梦在管理孩子这方面,的确也没用什么功夫。

    不过这又好像是很普遍的问题,他们带孩子的时间,好像总少过长辈。

    穆熠宸烦闷的叹了一声,不在多想。

    中午穆熠宸跟秦逸还有溪梦一起吃饭,就在他们的员工餐厅里,只是没想到江之远会过来蹭饭。

    江大少爷一坐下,筷子拿起来的同时,立即大眼瞪着穆熠宸:“快跟我说说,快跟我说说,小慕妹妹昨天晚上看了我们的微信聊天后跟你说了什么?”

    秦逸都忘了这事了,没想到江之远却记得很清楚。

    “她能说什么?只是认为自己信错了人而已!”

    穆熠宸抬了抬眼,捏着桌沿的酒杯跟江之远不冷不淡的说了声。

    “呃!信错人?你没告诉她我们只是随便说着玩的,我江之远可是最相信她的人,她绝不是那种会被人给挖墙脚的人呐!她的心那么坚定!”

    江之远表着忠心,溪梦听了会儿好奇的问了声:“江少爷做什么不靠谱的事情了吗?”

    “我……我的好姐姐,我可没有做不靠谱的事情,昨天晚上我们几个的微信群里,你老公也在的,老秦,你说,我有没有针对小慕妹妹?”

    江之远抬了抬眼,给秦逸表忠心。

    “我后来去睡了,也不知道你们聊了什么!”

    秦逸很是无辜的模样。

    江之远……

    溪梦看了秦逸一眼,溪梦知道这几位大少爷有个微信群,但是还真不知道他们微信群里聊些什么,她平时也不会碰秦逸的手机。

    “老秦,你怎么能说这种话,我们可是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

    江之远本来还想着多点人在钦慕面前帮他美言几句,他想着以后要是跟安楠吵架了,还用的着他小慕妹妹呢。

    “行了!钦慕并不少比我们了解你,知道你是有口无心?!?br />
    穆熠宸看江之远那么上火,终于发了善心。

    江之远听后竟然有点感动的:“宸哥,你说真的,小慕妹妹真的不会跟我计较是不是?”

    “嗯!”

    穆熠宸用很是无语的眼神看着他,闷声答应了下。

    “??!我这颗心总算是可以放回肚子里了,吃饭吃饭!”

    江之远摸了下自己的胸口,然后又立即动筷子。

    溪梦默默地吃着自己碗里的,看着江之远如今还跟个大男孩一样,心里倒是觉得他很有趣。

    ——

    天黑前,穆熠宸从办公大楼里走了出来,拿着车钥匙,穿着大衣往外走。

    正月二十七了,天空中突然飘起了雪花,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穆太太的手机号。

    “在哪儿?”

    “快到家了!”

    钦慕回应着,看了眼坐在后面安全座椅里的小家伙,赫连好给他买的玩具,他现在还抱着一个劲的研究呢。

    “家里见!”

    穆熠宸回应。

    “嗯!怎么突然有种你有事要跟我说的感觉?神秘兮兮的!”

    钦慕答应着他,然后又忍不住笑着嘟囔了一句。

    穆熠宸没想到钦慕那么敏感,没有回她,挂了电话后到停车场取车,回家。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那一天,民政局门口她手里捏着一个红本静望他远去的背影。

    二十三岁的卓幸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嫁给了二十九岁的傅执,这场商业闪婚让众人始料未及……

    她跟他的第一次,无边的疼痛是她的最深记忆。

    深黑的夜,一场算计,制造出一对可爱的萌包子……

    她跟他的第二次,是在结婚生完宝宝后,

    幽暗的房间,狭小的床上,他霸道的不留余地……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天生的王者,威严霸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