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35选7走势图:第八章 黑夜

作者:萧鼎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福彩35选7 www.t2jr.com.cn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雪鹰领主、大主宰、修仙狂少、不朽凡人、元尊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福彩35选7 www.t2jr.com.cn】,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七脉会武是青云门一甲子一次的大盛事通天峰一下多出数百人住宿自然变得紧张。

    大竹峰一脉众人要想再过那种在大竹峰一人一间的逍遥rì子那就是妄想了。

    除了田灵儿住在小竹峰诸女那儿大竹峰从宋大仁开始男弟子共有七人全都挤在一间房中。

    通天峰青云弟子的住处向来是四人一间此时在房间里打了三个地铺好歹也挤了下来不过拥塞不堪那是免不了的。

    此刻便只听到有人大声抱怨:“真是的整天说长门如何如何好现在居然要我们七个人挤一间房真是小气!”

    “老六你别抱怨了若是被长门的师兄弟听见那就不好了?!?br />
    “二师兄你睡在床自然舒服得很怎么也不看看师弟我躺在冰凉的地不如我们换个床铺吧!”

    “呼呼呼呼……”

    “……不是吧!一下子你就睡着了还打呼噜?”

    “呼呼呼呼……”

    “哼哼??!四师兄你一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天资过人才华横溢……”

    “呼呼呼呼……”

    “搞什么嘛!现在很流行瞬间入睡吗?咦大师兄你一向心地善良怎么会看着师弟我……”

    “呼呼呼呼……”

    “你──??!三师兄……”

    “吼吼吼吼……”

    众人吓到这时墙壁突然重重响了起来隔壁有人大声怒道:“喂你们大竹峰的人晚睡觉都是打得这么响的呼噜吗?”

    房间里突然一片安静许久之后不知道是谁偷偷干笑了几声稍后先前那声音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五师兄你……”

    “你你你什么我就睡在你旁边都在地要换位置是吗?我无所谓??!”

    “咳咳没事了。唉!这地铺冰凉也就罢了偏偏还短了一截睡也睡不舒坦说起来还是小师弟好身材刚刚好?!?br />
    “六师兄你怎么闭着眼睛说话呀!你没看见我这里还有一只大狗和一只猴子在跟我抢被子吗?最挤的就是我这里了你还说?”

    “……不过我还是……”

    “闭嘴老六!”屋里数人同时喝道。

    天黑之后还有许多初次到通天峰的其他六脉年轻弟子出来散步对通天峰景sè大感惊叹好奇但随着夜sè渐深众人也都回到各自房间睡去了。

    当黑暗降临这座高耸入天的山峰苍穹之一轮冷月把清辉洒向山巅。

    张小凡睡得正香忽然迷糊中感觉身边动了几下朦朦胧胧张开睡眼却见躺在身边的猴子小灰与大黄都不见了。

    他撑起身子向四周看了看只见大黄黄sè的身影在门口一闪而过背一片yīn影看去多半是猴子小灰。

    张小凡心中奇怪夜这么深了这一猴一狗还要去哪?

    当下轻手轻脚地爬起胡乱披了件衣服走到门边只见在清冷月华之中大黄正背着小灰呼呼向云海那儿跑去。

    张小凡看着牠们跑去的方向心中一盘算便想起那是早先宋大仁告诉自己的通天峰厨房所在。

    当下又好气又好笑这大黄被田不易养了不知道几百年也算是一只得道老狗了不料竟如此贪吃。

    他本想不管回去睡觉但回念一想万一被什么人看见大竹峰的黄狗、灰猴偷吃东西这可太过难看还是要把牠们追回来才好。

    他心中决定抬眼一看却见大黄背着小灰此刻也只剩下一个模糊身影了赶忙追了过去。

    他一路疾跑途中小心翼翼不曾惊动其他房间的同门待他跑到云海处那片广场之时早已看不见大黄与小灰的影子只见在冷月之下这里云气淡淡飘浮如纱如烟美不胜收。

    他多看了两眼便没有心思再看下去转头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就要往厨房那个方向走去忽然间他的心重重地跳了一下。

    云海深处在厨房方向的另一侧云气飘渺中隐隐有一个苗条身影向前而行看那人走的方向似乎是往虹桥走去。

    张小凡怔怔地看着那个身影尽管隔了老远可是这身影便如深深镂刻在他心间一般他一眼便认出了那是师姐田灵儿。

    夜这般深!

    她为何一人外出又要独自去哪里?

    张小凡怔在原地一时间不知所措只觉得脑中千百个念头纷至沓来心乱如麻仿佛隐约猜到了什么但他却始终不肯承认。

    他转过头目光盯着大黄小灰跑去的厨房方向狠了狠心向那里走去同时对自己道:“张小凡你少管闲事!少管闲事!”

    就这般走了七步月华如水照在这一个少年身分外孤单。

    然后他停了下来抬头看天只见一轮冷月挂在天边。

    他嘴里似乎动了一下片刻之后他疾转过身咬着牙向那个身影消失的方向跑去。

    月光照在他奔跑的身影带着凄凉的温柔。

    只一会工夫田灵儿身影便已消失在云海之中但张小凡看也不看其他地方向着虹桥方向一直跑去。

    很快的他了虹桥山风吹来虹桥两侧的水流泛起微微涟漪倒映着天月亮清冷美丽但张小凡全然不顾只是用力奔跑。

    跑跑跑!

    跑过了虹桥他仍然没有见到什么人的影子。直到他跑到虹桥尽头心中忽然一阵惘然清冷月辉把虹桥尽头的那湾碧水潭边照得亮如白昼只见一个美丽身影俏立潭边凝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怔怔出神。

    张小凡忽然害怕起来一种他自己也说不出的害怕他只知道自己不能让师姐发现。

    他转眼四看看见潭边右手侧靠近虹桥处有一片小小树林便悄悄跑了过去藏在那里从那yīn影处偷偷望着田灵儿。

    这一望仿佛就是永恒!

    月光下碧水边那一个年轻女子带着几分哀愁几分期待低垂着眉眼睛里仿佛有淡淡的光辉似乎在憧憬着什么看去竟如此美丽。

    山风习习风过水面掠过她的身旁也摒了息止了声轻轻拂动她的衣襟秀发衬着如雪一般的肌肤。

    张小凡的深心处忽然一股说不出的温柔涌起仿佛那女子就是他一生想要守护的人纵然为了她历尽百折千劫他也是毫不迟疑绝不后悔。

    这一刻多希望就是永恒!

    “灵儿师妹?!焙龅匾簧艋酱雍缜糯刺锪槎幌伦幼砝囱酃庵性谒布涑渎嘶断仓庾旖且擦髀冻龇⒆哉嫘牡男θ?。

    “齐师兄你来了??!”

    张小凡的心在那一刻仿佛破了开来可是他却感觉不到什么痛楚整个心里一片空空荡荡只回荡着那一句“齐师兄齐师兄齐师兄……”

    他艰难地转过头去只见在虹桥快步走下一人剑眉星目英俊不凡气度出众却不是齐昊又是何人。

    只见齐昊快步走到田灵儿身旁温声道:“对不住了我那些师兄弟们年轻爱闹搞得很迟方才入睡所以才来晚了害你久等了吧!”

    田灵儿心中本来有些许嗔怒但不知为何一看到齐昊身影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当下摇了摇头微笑道:“没关系我也没来多久?!倍倭艘幌滤戳艘谎叟员叩乃兜溃骸安还裁匆嫉秸饫锛婺?!白天灵尊突然发怒我到现在还有些害怕呢!”

    齐昊笑道:“不妨事的我听师父说过了灵尊一切如常只是与我们年轻弟子开个玩笑而且白天牠这么一闹晚这里就更是清净了不是吗?”

    田灵儿脸一红低下头去道:“我们这样偷偷相见也不知道好不好?”

    齐昊看着她温柔美丽的脸庞柔声道:“灵儿师妹我们自从两年前在大竹峰初次相见我就对你念念不忘相思难止往往夜不能寐脑中都是你的影子??!”

    田灵儿下意识咬了咬嘴唇脸sè又红了一分却并无丝毫生气的意思反而心中有丝丝甜蜜。

    齐昊又道:“灵儿师妹我……”

    田灵儿忽然抬头道:“齐师兄你叫我灵儿就可以了?!彼档秸饫锼鋈挥值拖峦啡サ蜕溃骸拔?、我爹和娘都是这么叫我的?!?br />
    齐昊大喜仿佛还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犹豫了一下才追问道:“真的吗?灵、灵儿?!?br />
    田灵儿看了他一眼伸手到怀中慢慢拿出一个小小锦盒眼光低垂看着地面似乎鼓足了勇气才低声道:“这个‘清凉珠’我这两年来都一直带在身的?!?br />
    她说了这话便不敢再看齐昊却不料过了许久齐昊都没有声音田灵儿心中奇怪偷偷抬眼看他只见齐昊眼中满是欢喜笑容满面说不出的幸福样子。

    他二人这般对视良久忽地张开双臂彼此拥抱在一起。

    月华冷冷洒在他们身洒在那片树林之中却照不到黑暗角落。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一对情侣说着温柔蜜语直到齐昊看了看天sè见月已过东天才道:“灵儿天sè不早了我们还是回去吧!不然若是被人发觉了总是不好?!?br />
    田灵儿想了想点了点头。他二人对看一眼忽地都是一笑一切不言中齐昊拉起田灵儿的手缓步向虹桥走去二人在月光下如一对亲密鸳鸯靠得紧紧的过了一会才消失在虹桥之。

    这夜sè又多了几分凄清。

    树林中yīn影里张小凡缓缓走了出来怔怔地走到碧水潭边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看着水中倒映着的那轮冷月随着水波轻浮轻轻晃动。

    他忽然很想哭。

    只是他终究没有哭出来那莫名的痛楚在心中如狂怒的野兽四处冲撞弄得他的心里处处伤痕。

    可是他咬着牙一声不吭。

    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的样子那个时候他失去了所有除了林惊羽在他身旁这世间竟是完全变了样。

    而今晚这时只有他一个人独自面对。

    “吼”一声低低的声响听起来像是某种野兽的喷鼻声在他身后突然响起张小凡从迷乱情绪中惊醒过来回头一看登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那头青云门镇山灵兽被众人敬称为“灵尊”的庞然大物水麒麟此刻突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的身后而且靠得极近低下了头一双巨目仿佛就贴着张小凡的身子。

    也不知道牠这般大的身躯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或许是张小凡心丧若死不曾发觉也不一定。

    不过此刻张小凡的一颗心却几乎从胸口跳了出来眼见这水麒麟如小山一般巨大的身躯就在眼前血盆大口中长长锋利的獠牙更是映着月光闪闪发亮只吓得连连退了几步脚下一绊却是被一颗大石头绊倒在地。

    他出来时衣衫本就不整只是胡乱披了一件此刻身子摇晃只听“铛”的一声一件事物掉在地。

    这声音在这平静的地方迅速传开回荡在水面之。

    张小凡与水麒麟同时低下头看去只见在水边地张小凡与水麒麟的中间一根黑呼呼的所谓“烧火棍”正安静地躺在那里。

    水麒麟一双巨目之中倒映着张小凡苍白的脸和地那根难看的烧火棍。

    张小凡只觉得喉咙发干冷汗涔涔而下心中拚命地喊着“跑、跑快跑??!”

    偏偏在水麒麟之前任他心里如何妄想一双脚却似不是自己的了动也不动。

    水麒麟此刻却有些奇怪看了张小凡两眼注意力倒似乎都被那根烧火棍给吸引了过去。

    只见这巨兽死死盯着那根黑呼呼的烧火棍瞅瞅下看看一颗大头转过来又转过去却始终没看出什么来。片刻之后仿佛迟疑了一下牠伸出了前爪小心翼翼地动了动那根烧火棍。

    张小凡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虽然心里依然十分害怕好奇之心却同时泛起心想这“灵尊”莫不是活了几千年已然老糊涂了要不难道是和大竹峰那只大黄狗一般为老不尊童心未泯居然对着一根烧火棍这么感兴趣?

    只见水麒麟巨大的爪子轻轻碰了碰烧火棍然后立刻缩了回去看牠的样子似乎对这棍子十分忌惮只是烧火棍移了一下滚了几滚依然平静地躺在那儿动也不动。

    水麒麟眼中大有困惑之意却还是不肯放弃巨大的头颅摆了一下忽然向张小凡看了过来血盆大口中传来一阵低沉却有力的吼声。

    张小凡心中猛的一跳刹那间绷紧了全身肌肉连呼吸都停止了。

    不料水麒麟只是瞄了他一眼便又看向那根烧火棍而这一次牠居然还低下了头把鼻子凑到那棍子之仔仔细细地嗅着。

    张小凡一颗心兀自砰砰直跳但看着前方那只巨兽的古怪行径下意识地想到这岂不是很像大黄若不是此刻太过紧张几乎便要笑了出来。

    水麒麟嗅了一会很明显还是一无所获牠抬起头来大脑袋向四周张望了一下似乎也是搞不清楚糊涂了。

    不过千年灵兽毕竟是千年灵兽想了片刻便决定放弃只见水麒麟“噗哧”打了个响鼻巨目瞪了一眼张小凡只把张小凡又吓了半死便摇头摆尾转身走下水潭未几水花四溅巨大的身躯便没入潭中。

    张小凡这才惊魂稍定慢慢爬了起来这才感觉到背后衣衫竟已是全湿了更不用说额头的冷汗如雨淋了一般。

    他走到烧火棍旁把它拾了起来下下打量一番却怎么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的地方不由得大声抱怨道:“真是见鬼了!”

    话音未落只听身边碧水潭边一声水响老大一股水花翻了起来白sè的浪花里隐约看到水麒麟的巨尾翻出水面。

    张小凡大吃一惊立刻把那烧火棍往怀里一揣撒腿就跑一路只听见后边水潭里水声不断他也没敢回头再看一眼只是拚命跑开离这里越远越好。

    不消片刻他便跑了虹桥直直向跑去直到再也听不见身后有声音传来直到跑到了虹桥的顶端才停了下来大口喘气。

    “呼呼呼!……”

    张小凡的呼吸声慢慢地平静下来只是他忽然觉得很累一种从深心中泛起的疲累低下了头便看见在月光下一道孤单的影子一直跟随着他。

    他忽然抬头仰首望天只见冷冷苍穹一轮冷月高悬天际。他痴痴望着一时竟是呆了。

    清晨众人醒来。

    杜必书揉着腰大声抱怨道:“真是的睡了一个晚腰都快断了今天还怎么比试???”

    老五吕大信皱眉道:“老六别大呼小叫的我也睡了一个晚就没觉得腰有什么问题?!?br />
    宋大仁在一旁也道:“就是老六你昨晚都抱怨了一个晚了还不够???你没看老五和小师弟都没声音吗?”

    杜必书怪眼一翻道:“五师兄那是皮粗肉厚没感觉不信你问问小师弟看看他……咦小师弟你怎么满眼血丝昨晚真的没睡好吗?”

    张小凡收拾好被褥此刻坐在一张椅子怔怔看着窗外毫无反应而大黄趴在他的脚边猴子小灰正翻弄着大黄的狗毛似乎在找着虱子。

    杜必书走过去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张小凡一激灵跳了起来把大黄与小灰也吓了一跳他转头四看道:“什、什么事?”

    杜必书皱眉道:“小凡你怎么魂不守舍的昨晚没睡好吗?”

    张小凡愣了一下摇头道:“没、没有?!?br />
    杜必书道:“那你怎么满眼血丝红红的?”

    张小凡刚要说话一旁走过来的何大智插口道:“老六你别多管闲事小师弟jīng神再不好也不打紧反正他今天轮空倒是你再不洗漱耽误了待会比试那可就怪不了别人了?!?br />
    杜必书猛然醒悟哪里还管张小凡有没睡好冲过去全然不顾正在洗脸的吕大信、郑大礼等人一把抢过脸盆淅沥哗啦猛往脸泼水嘴里兀自道:“哼小师弟就是命好你们看他那副一脸要死不死睡懒觉的样子真是……??!五师兄快把脸盆还我我来不及了!”

    “呸我自己还没洗呢!”

    张小凡看着几个师兄在房间另一侧为了个脸盆争论不休心中微觉厌烦站起身走了出去正走到门口宋大仁忽然在后边叫了一声:“小师弟你洗过了吗?”

    张小凡转过头道:“洗过了大师兄?!?br />
    宋大仁点了点头道:“那就好你先出去走走也没关系不过过一会就要到用膳厅去吃早饭知道了吗?”

    张小凡应了一声道:“知道了?!彼底抛吡顺隼春镒有』摇爸ㄖā苯辛肆缴芄创芩募绨虼蠡瓶醇』易吡艘怖裂笱蟮嘏懒似鹄匆×艘∥舶透抛吡顺隼?。

    走廊之张小凡只见左右都是青云门各脉师兄弟刚起床忙碌的身影他信步走去不知不觉走到了云海广场之。

    这时天sè还早只有三三两两几个青云弟子走在云海之。清凉的山风吹来拂过张小凡的脸庞有一丝冷冷的感觉。

    仿佛昨夜!

    张小凡心中一痛他今年已是十六岁的少年情窦初开在大竹峰住了五年与田灵儿朝夕相处从小便已在深心处对这位美丽活泼的师姐情根深种。

    不料昨晚竟亲眼目睹田灵儿与齐昊私会一时间若晴天霹雳心绪大乱。

    此刻他满脑子乱糟糟的闪来闪去都是昨晚那一幕幕令他心痛若死的画面整个人也若无主游魂一般漫无目的地走去。

    “咦?”忽地一声惊叹突然在他身边响起把张小凡吓了一跳从胡思乱想中醒来。

    看向身边却是个年轻的青云弟子五官清秀一身长袍二十下手中拿着一把描金扇子边似乎画着些山水河流此刻正凑了来不过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却没有看张小凡一眼而是直盯着张小凡肩头的那只猴子小灰瞅个不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246| 613| 833| 379| 626| 292| 234| 592| 292| 809|